漫长时光

我是杂食,杂食,杂食!不要嫌弃我QAQ

【盾冬】咆哮!突击队!(放飞自我的一发完)

惊!队长一声吼,震落敌方脸皮!

蒹葭37:

七花七夕:



炎炎夏日烤成干,所以此文慎入,充满了夏日男子汉的热情,感叹号太多会引起不适。




重点真的只在咆哮而已。




————————




旧日作战,通讯设备差,输出基本靠吼。




炮火连天里靠喊声大声联络是活命的根本,于是美国大兵们各个练就一把好嗓子,可怜的SteveRogers刚入伍时因为吼得太用力险些引发哮喘,上校恨不得当场将他送回家。




所幸,血清给予他超越常人四倍的大嗓门。




听闻他的Bucky被九头蛇俘虏,他二话不说背起道具盾牌直入敌区,砸晕几个九头蛇看守,救下一大群被关押的士兵后,他深吸一口气:“Bucky!!!!你在哪!!!!”




据离队长最近的DumDum表示,整个地牢回声不绝,震耳欲聋,而自己直到四天以后,耳朵里还是除了“Bucky~~~~Bucky~~~~”的余音绕梁,其余什么都听不见。




 




 




Zola博士在曾经的《战俘回忆录》中写道:我对SteveRogers抓住我让我成为阶下囚并不怨恨,因为他是特别的存在,只有他拥有那样令人心驰神往的血清,为什么我就是研制不出来呢?




他震慑过我两次,一次我正在实验室里给JamesBarnes做实验,注射器都准备好了,Rogers队长一嗓子“Bucky你在不在这里????!!!!”直接震碎了我手里的针管,我还手一抖把针头扎进了自己的胳膊里。




第二次是他和红骷髅战斗,老实说他用着毫无用处的小手枪和道具盾牌,我以为我的首领必胜的,谁知道他突然怒吼了一句“你这个背叛Erskine教授的恶魔!!!!”,震得红骷髅的脸皮直接掉下来了。我是见惯那张红脸蛋了,对面的Barnes中士吓得脚一滑差点掉进火里,Rogers队长一边去扶Barnes,一边又怒斥我的首领卑鄙邪恶万人共愤,老实说红骷髅这时候再不走恐怕耳膜难保。




Rogers队长恐怕还挺细心的,我看见他一边骂人一边还帮Barnes捂耳朵。




Phillips上校翻阅了这篇文章后心情复杂地表示,为了保持美国队长正直的形象,还是禁了吧。




 




 




美国队长打算组织一只队伍,共同对付红骷髅领导的九头蛇。




他忙于招募成员,考察各自的特长,分配每个人的主要任务,一切显得那么井井有条。




然后一开始就被内定并且不允许退队的Barnes中士提出了一个关键性问题,这支队伍该叫个什么名字呢?




美国队长直系领导的队伍,总要响亮又有特色才行。




大家都是粗人,擅长战场怼人,不擅长玩文字游戏,于是绞尽脑汁并无对策。




于是他们请来看起来斯文大方又聪明的女神Peggy,女神起名自然是众人信服无人反对的。




Peggy并不喜欢这种任务,她很忙的,要商量战略,要培训新兵,哪有时间浪费在这样毫无营养的事情上,于是想着不如就叫反九头蛇联盟好了。




那些被美国队长召集在一起的家伙自然不是规规矩矩地想做正事的人,只不过找个借口继续聚在酒馆喝酒罢了,就在他们举杯准备为自己的反九头蛇联盟创造一首队歌的时候,有个娇艳含情的酒馆金发女郎抛着媚眼靠到了Barnes中士身上。




“想去楼上喝一杯吗?”女郎的暗示不能更明显。




其他人见怪不怪甚至还在起哄,Peggy懒得理这些大老粗们,正准备离开,外头传来的一声狂吼吓得她都差点腿软地扶住了酒柜。




“Bucky!!!!你在哪!!!!我需要你帮我制定出击计划!!!!”不需任何分辨,这样的吼声自然出自Rogers队长口中。




女郎都被吼得毫无兴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DumDum和Jones异口同声地叫起来:“队长!!!我们在酒馆!!快来一起喝酒!!!”




习惯了队长制造噪音的队员们毫无压力,其他酒客们纷纷逃离现场,生意遭受打击的老板恨不得用棉花塞住耳朵,一脸怨念地看着SteveRogers推门进来。




“嗨,Peggy,你也在?”以为酒馆里都是大老爷们所以粗犷了一些的Rogers显然记得要在女士面前保持绅士风度,声音压小了很多冲她微笑,继而转向了Barnes中士。




Peggy整理了一下因为受到惊吓而有点凌乱的头发,咳嗽了一声挺直脊背,依旧是那个骄傲美丽的女军官:“我觉得你的队伍就叫咆哮突击队好了,挺有气势的。”




说着她大步流星,头也不回地离开。




“我得罪她了?”Steve摸不着头脑,“不过咆哮突击队这个名字确实很有气势,你们觉得怎么样?”




Barnes中士扶额表示,不但有气势,还很贴近现实。




 




 




咆哮突击队的成员们很骁勇善战,屡立战功,但没人愿意跟他们一起庆功吃饭。




因为实在是太吵了,吃一顿饭可能会犯上耳背的毛病。




其实Phillips上校怀疑咆哮突击队的那帮家伙已经耳背了,因为天天听着爆炸声以及SteveRogers四倍的大嗓门,想不耳背都难。




突击队每个人的嗓门似乎都比以前大了四倍。




“给我牛排!”Jones对Dernier吼道。




“放下我的炸鸡块!!”Dum Dum挥起啤酒瓶去威胁Falsworth。




“为什么要偷吃我的寿司!!!”Morita怒瞪着两腮塞得鼓鼓的Barnes。




“不要吼Bucky!!!!昨天他出任务,二十四小时都没吃东西了!!!!是我这个队长不好!!!!”SteveRogers在一片嘈杂声中做着深刻的自我检讨。




Barnes中士耳朵里堵着棉花,努力往嘴里塞东西吃,仿佛活在另一个世界。




觉得自己已经聋了的Phillips上校表示,庆功宴立刻解散,给你们钱,滚得远远的自己买酒喝去!




 








“说真的,Rogers。”Howard Stark将高科技的新武器交到他们手里的时候,半真不假地抱怨着,“人激动起来嗓门就提高我可以理解,但你能不能不要一提高就以震聋我们为目标?”




最近他在和自己的小甜心女友约会时已经好几次被抱怨听不见对方说话了,他很害怕自己未老先衰已经听力退化。




“抱歉……”Steve有些不好意思,可嗓门是血清赋予他的,这比四倍强健的身体还要难掌控,他是很想控制住,但有的时候靠吼联络队友真的很有效。




靠吼来吓住那些老家伙,按照Steve自己的意愿排兵布阵也是很有效的。




靠吼来不动声色地吓跑觊觎他亲爱的Barnes中士的男人和女人,同样也是很有效的。




说着他向坐在一边仿若充耳不闻的Barnes中士瞥了一眼,对方回给他一个捉狭而心照不宣的微笑,清浅得没有人能看得出来。




SteveRogers自然有压低了嗓门的时候,比如在他们的行军帐中,他被Steve按在那张不甚结实的小床上,耳边是Steve刻意压低了的轻声喘息,以及带着喷出的热气的呢喃细语。




“Bucky……我想要你……”James在这种时刻甚至听不太清Steve到底在说些什么,对方的四倍血清之力都已经集中在了某一个部位,剧烈的运动间James自己都如在云端,神志不清。




这般的低语温柔与毫不掩饰的欲望,却是再不曾有任何人能瞧见。








九头蛇士兵也不想跟咆哮突击队打,他们总是无声无息地冒出来,狂轰滥炸拳打脚踢,控制住局势后由美国队长做总结性陈词:“想活命的就投降!!!!我们绝不伤害俘虏!!!!”




通常队长吼过之后,树上埋伏的九头蛇士兵都能掉下来好几个。




只有一次大家投降后美国队长看起来依旧脸色很不好:“你们为九头蛇卖命究竟为了什么!!!!生命难道不宝贵吗????不管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




后来美国队长吼了半个小时的大道理,所有咆哮突击队队员都逃得远远的,只有没资格逃走的九头蛇俘虏们蹲在冰天雪地里接受队长的思想再教育。




俘虏们被送回营地后,统一出现间歇性失聪症状。




他们都不明白美国队长发飙的原因,这次他们和先前的几支队伍一样毫无建树,只有某个躲在建筑物里的狙击手发现对方的狙击手打死了一个要偷袭美国队长的敌人,所以暴露目标,便一枪打了过去。




而且肯定没打死,因为对方的狙击手回给他两颗子弹,左右手臂都受伤了。




Barnes中士躺在医疗室的病床上,咬紧牙关看医生给自己掏小腿肚上的那枚子弹,旁边的Steve一脸关切沉默不语。




Barnes中士早早声明,我伤口疼,你要是再发声搞得我脑壳疼,我就请你出去了。




Steve用四倍自制力阻止自己对医生吼,你为什么不轻一点,用得着割开那么长一道口子吗????!!!!








Zola博士在《战俘回忆录》中还写道,我被俘虏的那天,居然有一丝丝被SteveRogers感动了。我向来只在乎实验,人类对我来说也不过是实验体而已,但那天在火车上的人恐怕谁都没法忽略他们听到的悲切的呼唤,即使有火车外呼啸的冰雪阻挠,依旧真真切切地传到耳朵里去。




SteveRogers失去了BuckyBarnes,所有人都知道了。




之后Steve再不曾说过一句话,直到Peggy在坍塌的小酒馆里将他找到,他喝着毫无用处的酒,嗓子里挤出沙哑低沉的一句话:“我一定要报仇……”




Peggy很想劝慰,可她想不出什么可劝慰的话来,语言在某些时候总是苍白无力的。




于是她离开,留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队长用眼泪舒缓悲伤。




再后来,他们连队长也失去了。




咆哮突击队似乎再没有了对话基本靠吼的幼稚举动,他们默默地在酒馆举杯,悼念他们失去的朋友。




战争结束了,队长和Barnes随之远去。他们是英雄,得到勋章,却再得不来最想要的生命和相守。




“说不定Rogers才是最幼稚的一个,”Dum Dum站在队长的墓碑前总结道,“我们就是被他带成咆哮突击队的。带头吼的就是他啊。到了天堂也大声吼吼吧队长,说不定哪天上帝烦了,就把你和Barnes踢回来了呢。”




“Barnes那小子嗓门可不大。”Falsworth补充着,顺便在旁边的Barnes中士的墓前放了个扩音喇叭,“送你个喇叭,免得吵架吵不过Rogers。”




Dernier白了他一眼:“Barnes什么时候需要和Rogers吵了?他有的是办法让Rogers服软。”




Jones很不服气:“你说反了吧,明明是Rogers有的是办法让Barnes没法跟他吵起来。”




咆哮突击队于退伍一年后在队长和Barnes中士的墓前吵了起来,原因是争辩队长和中士谁更能制得住谁。




在因为太过吵闹而被守灵人赶出去之前,他们得出结论,这两人讲道理从来不靠嗓门,只靠身体。




 




SteveRogers在2011年醒来并加入复仇者联盟。




复仇者联盟的成员们都不希望和队长起争执,因为他的嗓门会提高,血清赋予他的比常人高四倍的嗓音会相当刺激每个人的鼓膜。




Steve懒得理这几位没正形的同事,他已经很克制了,或者说他根本没多少心情去吼两声昭示自己的存在感。




按Coulson的说法,这样队长的人设就OOC了,神盾局的官方资料里记载着SteveRogers,受人尊敬的美国队长,是一位寡言少语踏实肯干的坚定战斗者。




Steve表示神TMD寡言少语,整句话只有“干”这个字是真的。




唯一一次暴露本性是在疏散群众时,那些JingCha不肯听他的话坚持要送死而不是保障更多人的安全,于是Steve怒吼道:“我是美国队长!!!!立刻!!!!马上!!!!我命令你带着你的人护送普通民众走!!!!”




整条街瞬间安静,事后一个在场的记者形容道,我觉得就好像一百只暴怒的雄狮在发出吼叫,谁敢不服从呢?谁都不敢。




一位老人表示,我什么也没听清,他刚开口我的助听器就被震坏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士表示,吾友Steve一开口,我觉得Loki之前在广场叫所有人跪下的声音真像小猫叫,挺可爱的。












复仇者联盟的成员有些不太愿意跟美国队长用高科技通讯仪联络,因为这位活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老人有时候打得太High就会忘记自己已经身处二十一世纪这个事实。




“Language!!!!Tony!!!!还有你后面有颗飞弹!!!!”美国队长说。




钢铁侠从半空直直地栽了下去,所幸Jarvis给力,才没让他亲吻大地。




“抱歉,队长。”Tony揉着嗡嗡作响的耳朵,“请问刚刚那个是不是一个玩笑?”




Steve略带些歉意地表示,过去我们打仗都是这样喊着提醒对方的,毕竟那会儿没有这样先进的联络频道。




Natasha建议在开打的时候就关闭美国队长的通讯器,反正他吼一嗓子所有人都听得清楚。




Stark觉得自己爸爸没发明挂在耳朵上的通讯器,一定是害怕整个美国军营都被美国队长吼成聋子。




 




 




Sam觉得复仇者联盟的那帮人对于队长的评价并不准确,他认识的队长跑步的时候都会打趣,努力融入二十一世纪的文化氛围,战斗勇猛,寡言而刚毅,对待女士彬彬有礼。




反正是个挺好的人。




直到在天桥上,某位冷酷得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手掉了马甲。




那时他最起码距离Steve有好几百米,然后他听见一句雷鸣般的声音:“Bucky????!!!!”




Sam总觉得可能地震了,有几个九头蛇士兵吓得丢了枪。然后他看见跟Steve对打的那位冬日战士似乎被吓得一激灵,脚软坐到了地上。




后来直到交叉骨把他们都抓住,SteveRogers也没再说任何话,整个人都已经呆滞了。




Steve下一次爆发是见到假死的Fury之后,他说:“神盾局和九头蛇,一个都不能放过!!!!”




Fury被吓得大声咳嗽起来,Hill手一抖差点摔了三枚芯片。




Sam好想提醒一句重伤病人受不得刺激,队长你别把好不容易复活的神盾局局长吼挂了。




Natasha连提醒都懒得提醒,直接用一个白眼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冬日战士,失去记忆,失去过去,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脑子里唯一有的,就是刚刚被他从水里救起的男人在他耳边的怒吼:“你是JamesBarnes!!!!我认识你一辈子了!!!!我是不会跟你打的!!!!”




就算他已经逃开一周了,这几句话还是不断在他脑子里盘旋,盘旋,并且有越来越清晰的状态。




这是什么可怕的洗脑方式啊,简直比九头蛇还要可怕,冬日战士惊恐地想,虽然并不疼。




九头蛇是把他的脑子搞得空白一片,这位则是仿佛在他脑子里灌输了东西,挥之不去。




说好的不会跟我打呢,还不是把我胳膊都卸了,冬日战士表示。




你是JamesBarnes!!!!你是JamesBarnes!!!!你是JamesBarnes!!!!他觉得闭着眼睛睡着了都没法将这句话抹去。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躲避时他住进一家私人小旅馆时,老奶奶顺口问了一句。




“我叫JamesBarnes。”他脱口而出。




桥上的那个人,好可怕的洗脑能力。




后来他去了美国队长博物馆,盯着生平简介里“寡言少语踏实肯干的坚定战斗者”这几个字发呆。




这TMD到底是谁?他想,桥上那个人肯定不是美国队长。




说起来为什么只觉得“干”这个字靠一点点谱呢?




 




Sam终于理解了复仇者联盟元老成员对于Steve的评价,说起来他倒是成了被荼毒最深的一个,因为是他自己自告奋勇当初要陪着Steve寻遍大江南北找到青梅竹马的。




听起来真TMD是个凄美的追爱万里行。




老实说Steve这几年已经适应了通讯器的使用,音量总控制在最正常的范围内,最起码Wanda表示自己就没觉得Rogers队长是个大嗓门的男人,她觉得队长的确寡言而沉稳。




唯一一次例外是在他们追捕交叉骨的时候,远远地Wanda只看见队长上前揪住了交叉骨的衣领,然后她听见通讯器里传来超负荷分贝的声音:“你说什么!!!!”




她手一抖,差点把Natasha送到塔吊顶上去。




“我觉得我好像有点耳鸣。”事后她微微对Natasha吐槽道,“队长的声音的确有那么一点大。”




“你太客气了,孩子。”Natasha翻了个白眼,“那可不叫有一点大。不过我们已经适应了,你早晚也会适应的,不觉得复仇者联盟的各位嗓门都被传染得越来越大了吗,前几天Clint家的女儿还问我Nata阿姨为什么你说话像狮子吼,我觉得过两年我们可以改名咆哮者联盟了,估计Rogers会很骄傲他的成就。”




被媒体评价为“心情不好怒吼员工,Stark工业疑似破产”的TonyStark先生表示,Pepper说我这个年纪就耳背,一定是不健康食品吃多了以及音响常常开得太吵的缘故,已经禁止我吃零食和开派对了。












历经千辛万苦,他们终于找到了冬日战士的落脚点,Steve潜进去找人,Sam在楼外头巡视。




他们带了通讯器联络,老实说Sam挺害怕的,他可不想看Steve突然爆发出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Bucky!!!!”来,这栋旧楼看起来不是很结实的样子,希望不会坍塌掉。




等他在窗口看见冬日战士进了屋子,美国队长转过了身,Sam紧张地捂住了耳朵。




然而Steve一言不发,就这么默默地看着冬日战士。




情到深处,已不知该用任何语言表达。




Sam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蹦出这么一句话来,松了一口气之后提醒Steve:“队长,抓捕的人进去了,你要当心。”




Steve此刻突然上前了一步,抓住了冬日战士的肩膀:“你记得我的对不对!!!!你在骗我,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你记得我!!!!你收集我的照片,记录我们曾经的故事,你还跟我说你不记得我,这些都不是爱!!!!你觉得我会相信吗????我拿出去对任何一个人问一问,会有人说这不是爱吗????!!!!”




这种肉麻兮兮的言情剧台词你是怎么想出来的!!Sam觉得完了,自己果然也被传染了,只想用咆哮来表达内心的感慨了。他非常机智地在队长吼出第一个感叹号的时候就关闭了通讯器,然后在外头依旧听得清清楚楚。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原本就破旧的大楼墙体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裂缝。




他挺同情冬日战士的耳朵的,离那么近一定饱受荼毒吧,可转念一想这两家伙在一起多少年了,肯定早就习惯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己这个二十一世纪正常好青年同情个屁。




还不如同情同情攻入大楼的那些被迫听美国队长讲完一整套情话的敢死队成员比较靠谱。




 




Roddy觉得自己一定是今天最倒霉的人,因为他遇见了两个人。




美国队长SteveRogers,拥有血清带来的四倍大嗓门的超级士兵。




黑豹TChalla,从小在祭祀的吼声中长大,吃了心形草后身体所有机能增加了N倍的瓦坎达王子。




当两个大嗓门开始吵架,声波效果是毁灭性的。




其危害不亚于三个绿巨人在唱歌,旁边有四个雷神在打雷伴舞。




TChalla表示,他杀了我父亲!!!我要杀了他!!!




Steve表示,他没有!!!!这不是他干的!!!!




TChalla表示,你是他的朋友,当然袒护他!!!




Steve表示,你敢动他一下试试!!!!




TChalla表示,我一定会追杀到底!!!你能保护他多久!!!




Steve表示,我再次申明!!!!他是无辜的!!!!




Roddy表示,法庭会给出公正审判!你们能不能别吵了!




Steve和TChalla表示,闭嘴!!!!!!!




冬日战士表示,我背包里有棉花,你们要吗?




Sam表示,谢谢!!给我两大坨!!












钢铁侠发现他和美国队长的机场大战有转化为口水战的危险趋势,被民众知道超级英雄们打架都是开口互喷,似乎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情。




他向来擅长的是高贵优雅地损人,拼嗓门完全不是对手。




己方最强战斗力居然是瓦坎达的未来国王。




他一句话吸引了美国队长的所有火力:“Barnes是我的!!!”




“不是!!!!”SteveRogers一个盾牌飞了过去。




眼见两个最强嘴炮战到了一起,Tony反倒松了口气:“好了各位,让我们正常的战斗吧!”




遥远的机场大厅内,那句“Barnes是我的~~~”飘悠飘悠地飘进了Sam和冬日战士的耳朵里。




“哎呦,这是有人跟你表白?”Sam开了个玩笑打算活跃气氛。




冬日战士不高兴地看看外头,再看看幸灾乐祸的猎鹰,突然开口道:“胡说八道!!!”




Sam被他的大嗓门震得差点吐血,后知后觉地想到,TMD长年累月跟着美国队长战斗的咆哮突击队副队长,怎么可能是个柔声细语的文艺小青年。








惨烈的战斗后一些误会消除,一些伤害却再难弥补,复仇者们几乎集体陷入了一种消极的状态。被SteveRogers从监牢里救出来之后,Sam就有一种这个老兵似乎再也不想开口说话的错觉。




他眼见着Steve渐渐留起了胡子,走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路线,仿佛草原上流浪找不到方向的雄狮,却再也不愿意发出呼啸。




直到有一天,TChalla通知他们,Barnes先生可以解冻康复了。




于是Steve开始充斥了生机,出任务,或者去帮非洲草原上的某个人盖一栋房子,或者在飞行的间隙视频聊天。




Sam很好奇两位百岁老人都聊些什么,可Steve每次都轻声细语地让人压根听不清楚,他似乎也不愿意被人听到他的Bucky在讲些什么,于是干脆还套起了耳机。




对Natasha他们来说,破解一个手机的对话内容简直易如反掌。




当然Natasha表示才没有那个美国时间来做这些,两个老冰棍除了酸掉牙的爱情呢喃还能有什么有营养的对话。




至于SteveRogers的咆哮,似乎也找到了新的用武之地,如果前一天晚上他留在湖边的小屋里过夜,第二天绝对会在起来晨跑时,冲着羊圈大吼一声:“都出去吃草吧,今天要听头羊的话!”




TChalla表示,我这辈子就没见过瓦坎达的羊集结得那么整齐划一!




羊们表示,不整齐点行吗,上次有只不守规矩的肥羊东奔西串,把缺了一只胳膊、正在搬草料的白狼先生绊了一跤,正好磕到了肩膀的伤口处,很久爬不起来,那位兄弟被闻讯赶来的大嗓门胡子先生揪着耳朵教训着吼去了屠宰场,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Steve表示,嘘,声音小点谁都不许叫,我的Bucky昨晚很累,正在睡觉。




—————End———————








只好祝大家夏日快乐了~~~~~~~~


评论

热度(1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