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时光

我是杂食,杂食,杂食!不要嫌弃我QAQ

《一千零一个管理员》

送给 @君漪 ,生日快乐!

——


冬兵有过很多,很多管理员,管理员并不是必须的,但有这样的职位存在,九头蛇会对冬兵更放心。

冬兵很少做梦,梦里纽约仍被浓重的乌云笼罩着,十三岁的史蒂夫躺在床上等着某次哮喘带走脆弱的小命,他起不来床,于是詹姆斯把书包放在灌木丛下,顺着墙根一路往上爬,从窗户外叫他。 

“史蒂夫!” 

是巴基啊。 史蒂夫睁开沉重的眼皮,想用细瘦的像麦秆似的手指颤颤巍巍推开窗户回应他。

冬兵睁开眼睛,金发蓝眼的男孩和远处的红砖房消失不见,一个技术人员正在他左手上挣扎着,他回想起刚才看到的画面,于是问那个躺在床上的男孩是谁。

九头蛇们青着脸要重置他,冬兵已经顺从太久了,久到即便九头蛇要拿走他最后一点东西,他也只是默默看着。

“提问:对于新队长的要求。”

冬兵思考很久,努力从贫瘠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较为具体的形象:高大,蓝眼睛,金发。

组织再次重置冬兵,然后给了他皮尔斯,年轻的亚历山大·皮尔斯还只是普通的九头蛇文职成员,他有一个美国陆军的父亲,因此并不受器重,看上去温文尔雅,有着典型的美国男孩面孔,与美国队长如出一辙的醇厚嗓音和自己的理想,冬兵很吃这一套。所以朗姆洛那些故作温情的操纵手段不过是皮尔斯玩剩下的,皮尔斯不说,不代表不知道,只是没有感到威胁,目前也正器重朗姆洛这样的得力副手。

朗姆洛是冬兵的最后一任管理员,朗姆洛并不像冬兵的老朋友,黑发,猛禽般金褐色的双眼和粗哑的嗓音,他却同冬兵相处的不错。

詹姆斯睁开眼睛,发现朗姆洛正就着窗外照进来的一点月光擦枪,他们在逃亡中,不敢开灯。朗姆洛的拆卸枪的动作很僵硬,他的脸,胳膊,还有对士兵而言最重要的,用来开枪的手都在三叉戟的爆炸中烧烂了,他现在僵硬的和木偶差不多,靠麻醉泵才能行动。

詹姆斯就坐在沙发上,从阴影里看着朗姆洛,像从前一样,他不敢开灯,唯恐是梦。只要他还在朗姆洛身边呆着,那他迟早有一天会再次成为依指令战斗杀戮的冬兵,不需要思考,不需要回忆和良知,只要杀人,他仿佛回到记忆里最久远那个灰暗色调的噩梦里,冰冷刺骨的水闻上去有黄铜的味道,那里还有朗姆洛 。是了,如果他总想着找回朗姆洛,那么詹姆斯总得堕落,这就是你和烂人厮混会得到的。

詹姆斯无法劝说朗姆洛放弃复仇,他的心已经被怒火烧成了废墟,詹姆斯只能离开。那段时间他过得很艰难,他想起自己作为冬兵时的罪行,想起受害者惊愕扭曲的面孔。诚然冬兵并不是针对平民的武器,组织只在必要时用他清除目标,但经年累月仍是一笔不薄的血债 

詹姆斯最后听到管理员的消息时在罗马尼亚,彼时朗姆洛正在拉各斯,他一如既往地作恶多端,敢在知道复仇者全员聚齐的情况下去医院抢病毒血清,上演最后一场声势浩大的谢幕。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