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时光

我是杂食,杂食,杂食!不要嫌弃我QAQ

《咸湿口红精和大胸室友日常》
“ji渴吗?ji寞吗?”口红精跳上大胸身体,在胸口上蹦床,大胸毫无反应,动弹不得。这是自然的,因为大胸已经中了口红精的特制瞌睡虫(不存在的),任它为所欲为。
口红精拿着便条,把平时不敢说的台词都念一遍,在口红精得意的小声汪汪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某些人不想吃下午茶对吗?”
口红精虎躯一震,立马躺平装作梦呓:“没有……的事情。”
妈呀,大胸睡醒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