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时光

我是杂食,杂食,杂食!不要嫌弃我QAQ

2177452800(盾冬短完)

杀马特之家:

2014年1月15号对SteveRogers来说是古怪的一天。


 


这一天,当他把碗盘浸入水池、去浴室洗了把脸、准备去睡午觉的时候,碰巧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秒针似乎有些迟疑地扫过一格,然后,停了下来。


Steve盯着表面发了两秒的呆。


 


指针停在了12点03分19秒。


 


Steve疑惑地搬来椅子,把挂钟取了下来。


 


钟是他在一家复古二手店买到的,纹饰朴素,他觉得看着很顺眼就买了回来。并且,出乎他的意料,这位上了岁数的朋友仍保有准时的美德。


拆开后盖,电池平稳地躺在槽内,他转了几下,把它们拨出来重新装回去,钟上的指针还是毫无反应。


 


Steve叹了口气,把钟挂回了墙上。


 


他走向卧室。就在这时,他发现了比挂钟更加不可思议的事。


 


一只枫糖色的、有灰色斑纹的歌雀——他经常能在早上听到这些“聒噪”的邻居——正背对着Steve停在窗台上。它鼓起翅膀,看起来马上就要飞走了。但是一个呼吸之后,那个小巧的身影仍停在原地。


 


Steve惊讶地打开窗。


安静。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自从在这个吵闹的城市醒来,他几乎再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纯粹的安静。城市里总是充满了汽车的声音、鸟儿和树木摆动的声音、晨跑的人们喘气的声音——


他张望着,发现树叶呈晃动的姿态停在空中,交通指示灯正处于黄色与绿色的交接之间,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伸出手对谁打着招呼。


 


他注视着,嘴唇下意识地张开:每一个角落都是古怪的景象,他简直不知道要把目光集中在哪里。


他闭眼深呼吸,感觉脑袋清醒了一些,然后再次望向窗外。


 


曾经熟悉到不会引起注意的景象显出奇特的疏离感。


像是另一个世界,一幅他从未见过的画。他忐忑地,激动地,重新观察起来,然后得出了明显却又荒诞的结论。


——世界静止了。


 


这个结论并没有让他感到多么惊慌失措。


他愿意把这想成一个荒诞却又轻松的梦境,一点调剂,‘总能解决的’,就像他遇到的无数险境。


 


睡意消散,他换了衣服,出门走下楼道。


因为一片寂静,脚步声显得有些骇人。


 


他走到楼下的草丛边,一只松鼠正从树上跳下来,他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它松软的尾巴,小家伙一动不动地盯着地上的果子,没有理会他的冒犯。


 


他走到街上,混入人群中。平时他走路有些快,今天放慢下来——他从没有这样认真地观察上路上人们的表情。


他们的脸全部凝滞在某个阶段:笑着的两三个学生,皱着眉头打电话的商人,还有似乎在表情转换之间的、扭曲的、难以辨别的脸。他看着这些人——现在“人”这个概念也开始显得古怪了——感到自己的视角有些不公平,却又忍不住去看。


 


看到认识的人,他试探性地在对方肩膀上拍了一下,得到一点闷响,衣料上的灰尘小规模地溅起。


“Carlos?”Steve轻声说。Carlos瞪着眼,黑亮的眼珠紧盯着前方,活像他看到漂亮姑娘就忽略Steve的样子。Steve抿嘴,好奇地猜测是什么新奇的事引起了好友的注意。


 


到了喷泉边。


水流像玻璃制品一样凝结,在日光下反射细碎洁净的光亮。那些光影,平时总是自然跳动着的光影也停了下来,只能随着Steve移动的角度呈现静止的不同。


他拿出手机,随意按下最近的一次通话,电波传出去,像是犯懒一样故意拖长音——延续——绵长的呼叫声,尾音在空气中震动,像琴弦一样缓缓地停下,又是一声——


没有人应答。


Steve触碰喷泉的水,指关节埋入水幕中,他感到一阵清凉,收回手时没有一滴水珠残留。


 


周围的景象开始不那么熟悉;城市的另一边,Steve不太常来。


人群仍然到处都是,他已经不那么新奇。


冰淇淋店。Steve,从小就不是个贪吃的孩子,忽然有了一些调皮的想法。他打开冰柜,挖了两个雪糕球。连一块饼干都没有偷过的他冒险般屏住呼吸;过了一会儿,在巧克力和薄荷的甜味在嘴里融化了一点之后,他还是忍不住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零钱,放进了摊主的口袋。


 


他拿着雪糕,越走越远。手表,手机,和街上的时钟都处于静止,太阳光线没有变化,他不清楚自己走了多久。似乎已经很久,但是他一点也不觉得累。或许这确实是梦境,什么样的血清也比不上做梦者的“体能”,他们能从城市的一端穿到另一端毫不费力。


又或许,是停滞的时间对他施了魔法,所有感官都被无限延长成纤细的棉线,稀释成一个个微不足道的点。


 


他走走停停,不时在长椅或者某栋建筑里停留片刻。觉得太安静时甚至哼起了歌——他对音乐并不十分敏感,甚至不记得那调子是他“年轻”的时代的曲子,还是苏醒后他们塞给他、让他去了解的。


 


已经到了纽约的郊外,Steve还是一点也不疲惫。


他开始好奇Natasha在哪儿,Sam在哪儿,其他的朋友在哪儿。他有种古怪的感觉,好像无论他们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他都可以徒步过去找到他们,不费一点力气。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找到,他们也是静止的,不会和他打招呼和讲笑话。想到这里他又觉得没有什么寻找的动力…如果他们在做什么滑稽的事情被他抓到倒是不错。


 


他来到一片空旷的草地。


一个郊区的小社区,错落的几栋房屋,狭小简陋的广场和电影院,街上寥寥几个身影。


Steve走到广场中央,阳光柔和并不刺眼,他却有些想念起夜晚,想念漆黑的天空和零落的星辰。他并不偏爱夜晚,但在这样的郊外,他想,一定能比市区看到更多星星。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绕到一栋房屋的背后,茂密的草丛中停着一只热气球。


 


Steve好奇地睁大眼,靠近。热气球不如远看那样色泽鲜艳,上面灰尘不少,也有点残破了。


他进去查看了一番,没能搞清楚气球是被废弃了,还是只是个展示的玩具。


 


他点燃燃料,气球缓缓地漂浮了起来。


没有感到空气中的阻力,气球虽然在移动,却也像是静止。


就在此时Steve意识到……或者说本能地认为,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与物体接触。


 


他熄灭了燃料——它们本来就不多——气球仍继续缓缓上升。


他闭上眼睛。既然一切都是静止的,那么时间也就失去了概念。延长和缩短,都只是从静止的一点挪到另外一点。


他闭着眼,想象着某个温暖的冬日,想象已经过了几万个小时……或许是十年……


 


他睁开眼,地球蔚蓝的颜色漫溢在视网膜上,巨大的云层漂浮在冰蓝的水面上方,光晕描绘着地平线的边缘。


他微笑,伸手触碰这个完全凝固的世界。他知道只要他想,便可以停留在任何一个水平面,安稳如同睡在自己卧室的床上。但是他没有走出去,而是停留在狭小的、有些残破的热气球内——他还是希望在无尽的空间里保留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


 


他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信……不该在那儿的,但不知为何在他摸索的时候就出现了,或许那只是他凭记忆捏造的,但也差不了太远,那些信他早就烂熟于心了。


 


“亲爱的Steve,”信的开头写道,“在下个季节重逢有个好处……”,他逐字逐句地读着,背景是他的星球莹润的蓝光。


 


有点不好意思承认的是,就算世界完全静止下来,他还是无法在人群中无所顾忌。


但是在这里,在空无一人的宇宙,他终于叹出一口气。


 


他闭上眼睛,在很长或者很短的时间后睁开。热气球又回到了草丛中。


 


 


“即使你对葡萄酒的描述十分迷人,”他记得自己在回信里写道,“我也不得不做出如下提醒……”


这是他们无数通信中的一封。那些信件,就像这个静止的世界一样,是他可以随时调出来仔细查看的记忆。


 


一切都会变淡。那是记忆的天性,也是所有医生和朋友告诉他的。他怀疑是他自己,是他自己抓着不肯放,一遍一遍地翻出那些发黄的信件,像着魔一样梳理起皱的纸张。


这个时代的人们给他很多很多东西:名誉,关注,或真诚或肤浅的友谊,但不知怎的他还是感觉到匮乏,感到自己拥有的东西那么少……比当初那个矮小的、住在简陋公寓里的穷小子的还少。


 


“……Steve…那个盘子已经破得像块……上个月我的舅妈刚好给我带了一套……”某个人背对着他在厨房里说。


“谢了,但是我觉得够用。”他回答道,因为他真的这么想,一个有些残破的盘子仍是盘子,仍执行着他们应有的功能;就像他的生活仍是个圆——一个不太完美的,坑坑洼洼的圆。


又一次征兵失败,那个人特地过来,买了不少食材,想帮他缓和一下情绪。


 


“……我希望我能做点什么……”他听见厨房里的叹气声。


“你已经做了。”他冷静地说。“你在这儿。”


 


Steve坐在小艇上,在河中心漂浮。他轻巧地避过正在找东西吃的野鸭,它们深色的、湿润的羽毛让他想起那支浸满墨汁的笔。


船停下,他走上岸,开始往回走。


 


他没再去格外留心路上的行人(这么久也差不多习惯了),恢复了平时的走路姿态。


阳光似乎暗了一些——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时间已经停止了,是他心里的东西让四周显得昏暗。他越走越快,到家后迅速关上门,靠在门上呼了口气。


 


这真是让人有些疲惫。不是体力上的,而是这一系列的……静止,让人疲惫的静止。


他想回到卧室,把被子盖在头上睡个大觉,或者是至少停下来给自己泡杯热茶。


Steve感到不安,他感到自己也需要一个停顿——但是他没有,他强迫自己走上前,来到卧室和厨房之间,墙上除了一面挂钟之外空无一物。


忽然,两个房间之间多出了一扇门,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暴风雪轰鸣的声音让他本能地退了半步。


他转身把门关好,以防风雪漏到外面的屋子去。


他挣扎着站直。


 


习惯之后似乎也没那么吵了,他抹掉一些脸上的雪,缓缓地移动视线。


整个房间都挤满了躁动的、盲目打转的风雪,对于看了一整天(?)静画的他来说十分新奇。


这里是唯一一个没有被静止的空间,或许因为这里只属于他。


 


他站在雪里,不一会儿就觉得脸冻麻了。


 


“Bucky.”又等了一会儿他终于说,声音大体平静。


“……我想念你。”他的话语被卷进风中,撞在雪堆上摔碎。


 




1945年1月15号对SteveRogers来说是古怪的一天。


失去了爱人的世界,呈现一片凝滞的空白。


 


大脑似乎停止运作了一会儿。在那段短暂的时间里,他无法思考,所有的感官都完全被集中于外界,白色、风声、雪打在脸上的触感,世界清晰得像静止了一样。


 


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不能严格用悲伤来形容。悲伤是那段感觉过去的副作用。


大脑像制作标本切片一样把那个场景保存了下来,封存在这里。这是他最后能触及到的,关于Bucky的遗留物。


 


“他们老是让我别总想着过去的事……”他在雪中自然自语着。“我自己不愿意……我不想……”


 


“你觉得有可能吗…?”他忽然问,对着眼前飞舞的白色灰烬。“在已经过去什么多年之后…………你觉得我……?还是我只是太过孤单而怀念过去?”


 


暴风雪忽然停下来,然后下一个瞬间,一阵呼啸的狂风把他卷起来摔在门上,大雪和冰雹蜂拥砸下,Steve咳嗽着,露出无奈的笑容。


 


“抱歉,抱歉。”他说。“但是你放心,我不会沉迷在这里。”


风雪仍然怒吼着,他像是听不到一样轻声说:“我想再在这里呆一会儿……”


 


他找了个角落,靠着墙坐下来,闭上眼睛。


渐渐已经不觉得冷,雪花像柔软的棉轻轻拂过,融化在他的皮肤上。


 


等他觉得休息得够了,便站了起来。


他走到风雪的中心,那个不停飘出雪花的地方。随着他的接近那里变得更加不稳定,更多狂乱的雪团出现,来回乱撞,他伸出手去捏住一片,看着它在手中融化,留下泪水一样的痕迹。


 


“我决定保留这个地方。”他说,声音大部分被风声吞灭。


“我会保留它,下次我想和你说话的时候再来。”


雪花打着迟疑的卷,就像在犹豫如何衡量他的话。


 


“不用担心我,”Steve开始慢慢走回门边,“我想通了一件事。”


“实际上,我现在觉得好极了。”


他回到客厅,风雪的声音随着关门声消散,在他转过头去的时候身后只有光滑的墙壁。


 


他皱眉笑了一下,看了一眼手里的钥匙:过时的款式,用于开启他储存信件的木盒——少量他能从那个时代带过来的东西。


 


呼吸中似乎还残留着一些寒意,但Steve确实像他说的那样,感觉好极了。


他觉得精力无比充沛,鼻腔中的空气如此新鲜,朴素的公寓显得温馨趣味。


他觉得他已经准备好了——并没有什么非要选择一边的两难抉择;他感到平和,一时间他甚至觉得自己能平静地听完世界上最悲伤的故事。


 


“再见,下次见。”他对消失的门说,下一个瞬间他听见树叶轻颤的声音,枫糖色的歌雀扑翅飞走的声音。他抬头看他的老式挂钟,秒针轻巧地扫过一小格,又是一格,平稳地走过一圈中剩下的41秒,然后分针前进一小格。 






=== END ===








-----------------------------------------------------------------------


○ 根据excel(。从1945年1月15日(冬冬掉火车)到2014年1月15日(重逢前的几个月) 一共过了25202天=604848小时=2177452800秒 假设电影时间和事件发生时间同步……


用跟~❤开玩笑的话说,大概是过了20多万部电影(700多万首歌!)的时间~


我查不到掉火车的确切日期 估摸着反正是冬天 就用了今天的日期……


  


○ 停下的时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3分19倒是。。一首歌的曲长


One of my favorite songs of all time, Landslide by Fleetwood Mac


"Well I've been afraid of changing, 'cause I've built my life around you"


(Album Fleetwood Mac, 1975)

评论

热度(130)

  1. 漫长时光杀马特之家 转载了此文字